中国足彩网 鸿海彩票 666彩票 彩神彩票 优游娱乐 众鑫娱乐 金牛线上娱乐 锦江线上娱乐 k1彩票 帝皇彩票 A8娱乐城 金沙彩票 盛达娱乐 高升娱乐 亿万先生娱乐
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 | 表格下載 | 文件下載 | 課件下載
站內搜索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注冊        

一片綠葉——懷念章仲鍔先生

2019年04月10日 10:50:00 文章來源:中國環境報文章點擊:

 ◆李景平

 突然想起,這個春天,章仲鍔先生已經故去十年了,就像十年前突然接到的那個電話。

 十年前,國慶節日的第三天,10月3日,我的手機突然響起,長長地響著。看著手機,一個熟悉的號碼,我突然有一種異樣的預感,趕緊接通,但那邊傳來的,不是章仲鍔先生的聲音,不是高樺老師的聲音,而是他們女兒帶著哭腔的聲音:“今天凌晨,我爸爸去世了。”果然是個不祥的消息。

 接著,章仲鍔先生治喪委員會的訃告就寄到了單位。訃告說,10月 9日在八寶山公墓舉行告別儀式,請生前好友前往。據說,那個告別儀式,是京城文壇的一次悲情大送別,送別這位中國文學編輯界雕像式的人物、中國當代文壇杰出的編輯家。無奈,我公務在身,未能前往京城吊唁,只能派人送上深深的哀思:“獲悉哀訊,深感震愕,萬分悲痛。憶章先生音容宛在,教誨猶存,倍感惋惜。然逝者長留我心。嗚呼,祝先生走好!”那種懷念,我始終沒忘。

 一

 我和章仲鍔先生的相識,源于他夫人高樺。高樺是中國環境文學的倡導者,也是中國環境文學的活動家。她多次組織中國作家環境文學采風團到山西,于是我們就熟識起來。熟識起來后,知道了她還是我的平定老鄉。只是她父親當兵早,擔任過傅作義的生活副官,抗日戰爭的時候,在河南的一次戰役里陣亡了。她只知道父親的名字叫高羊三,只知道父親的老家燒砂鍋。其他,都不知道。

 以后,就從高樺那里知道章仲鍔先生的諸多文壇趣事。譬如,從編輯《十月》到編輯《當代》,從編輯《文學四季》到編輯《中國作家》,看稿之外,還是看稿,被高樺和女兒說成是“看稿機器”;譬如,從家出門到編輯部上班,不是穿錯鞋子就是穿錯襪子,拿著稿子邊走邊看,聽不見汽車喇叭而趴在了車頭上,反而埋怨司機不按喇叭。章仲鍔把自己的書房命名為“磨稿齋”。王蒙懷念他說,他的一生就是讀稿發稿改稿退稿,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稿件了。

 章仲鍔與龍世輝、崔道怡、張守仁被稱為京城“四大名編”,他又是名聲響亮的“章大編”。中國當代文學的許多名家名篇,都在章仲鍔的“磨稿齋”磨來磨去。山西當代文學的“晉軍崛起”,就是章仲鍔在他的“磨稿齋”里磨出來的。中國當代環境文學,也是章仲鍔和高樺在“磨稿齋”里磨出來的。可以說,是章仲鍔磨稿,高樺磨章仲鍔。高樺是中國環境報“綠地”文學副刊主編兼環境文學月刊《綠葉》雜志的主編,她動員章仲鍔為環境文學寫稿,給環境文學造勢,讓環境文學隊伍壯大。

 二

 據說,上世紀90年代,高樺在人民大會堂組織中國環境文學研究會成立大會,發出兩百份邀請函,會場只有150個座位,卻來了300多人,會議現場特別火爆。之后,高樺和章仲鍔組織海內外作家展開環境文學研討,開展環境文學采風,編輯環境文學刊物,出版環境文學作品,將中國環境文學推向一個新的歷史時刻。那是中國環境文學最好的時代,也是中國環境人文最好的時代,也是中國環境思想勃發的時代,更是中國環境文化崛起的時代。20世紀末,從環境文學到環境文化,到環境文明,乃至生態文明,中國環境保護的人文思想演化,這應該就是一個源頭。

 就在章仲鍔先生逝世前一年,我邀請章仲鍔夫婦到山西采風,在太原,我們組織了一個山西環境文學作家座談會。章仲鍔先生講,環境文學是寫人與自然關系的文學,文學在寫人與人、人與社會、人與自身的關系之外,實際還有一個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,而這,恰恰是文學的永恒主題。只是,我們過去過分強調文學寫人與人的關系,而忽略了寫人與自然的關系,甚至曾把寫自然環境的文學看作是回避社會現實給予批判。其實,環境保護歸根結底是人對于環境對于自然的態度問題,因此必須著眼于人,從影響人對環境的意識和行為做起。環境文學不是對社會生活的回避和對人的忽略,而是從特殊的角度對社會生活和人的生活給予介入。

 章仲鍔先生說,在中國,環境文學的提出,是生態環境保護由無知轉為自覺的一種表現,也是文學發展由自省進而升華的一種表現。他說,環境文學是具有生態特性和環境特征的文學,但它并不改變文學的本質屬性和美學特性。它不過是文學的本質屬性和美學特征在生態環境領域的形象化表現,同時,也是生態環境領域的現實生活在文學中的形象化表現。這樣,文學和自然,都將更具社會價值和時代精神。他說,環境文學是關注人與自然的文學,是關注生態與環境的文學,自然也是維護全人類共同利益的文學,因而,它更容易喚起公眾的關注和作家的投入,更超越任何行業性和地域性而成為具有社會廣泛性的文學,因而也是更具人類意義的文學。可以說環境文學是21世紀的文學。

 上世紀90年代初,一個德國作家訪問中國,問鄧友梅,國際上早有“公害文學”的提法,你們敢不敢發“公害文學”呢?鄧友梅說,在中國,我們叫“環境文學”。而在進入21世紀,中國的環境文學,已經不只是一個概念問題,而是形成了一種陣容。由環境報告文學的轟動和啟蒙,到環境社會意識的驚醒和覺悟,再到環境思想理念的萌生與傳播,乃至生態文明現代理論的形成,以及生態環境文化現代審美的形成。這里,環境文學起到了破窗或破曉效應。

 三

 章仲鍔先生和高樺老師,正是環境文學綠地上的兩片綠葉。遺憾的是,兩片綠葉,一片凋零了。這給環境文學留下了許多遺憾。好在,磨稿齋還在。好在,這片綠葉,留下了《憂天佑地與幽思》,留下了《磨稿余譚》,留下了《同渡之什》,留下了《磨稿齋拾遺》,也留下了《永遠的章大編》。《磨稿齋拾遺》和《永遠的章大編》,是一片綠葉為另一片綠葉編輯的作品文集和紀念文集。讓我們在章仲鍔先生留下的這些作品里,依然可以看到,一片綠葉在磨稿時的音容。

 章仲鍔先生是不怎么言笑的,正直正義,嫉惡如仇,他言語沉默,但他的文字不沉默。在他的環境隨筆里,可以感受到嫉惡如仇的犀利。譬如,對于中國人的嗜吃,他就深惡痛絕地斥責為:生態法西斯。說中國人好吃卻忽略“吃德”,忽略與家庭道德、職業道德、社會道德并列的“環境道德”。他說,我們生在龍的故鄉,卻飛禽要吃飛龍,走獸要吃地龍,全然不管保護不保護動物!這樣的生態法西斯,同樣給人類帶來災難。所以我們要對生態法西斯棒喝一聲:嘴下留德!

 后來,我再走進磨稿齋的時候,董壽平題寫的“磨稿齋”匾額,依然靜靜懸掛在書齋門頭,匾額上“磨稿齋”三個字,化入著秦兆陽題寫的五言詩意:“磨稿億萬言,常流歡喜淚。休云編者癡,我識其中味。”磨稿齋曾是通向中國文壇的地方。那里,書墻依舊,書桌依舊,木椅依舊,一切都是原樣。高樺先生甚至不讓兒女揩擦書籍上的灰塵,說書上留著你爸爸的手印呢。平時,她就坐在書桌這邊,看著書桌那邊,一片綠葉依然對著另一片綠葉,相視,相知,相憶。

 不同的是,高樺已經在作畫了。她畫柿子,畫葡萄,畫梅,一片片鮮艷欲滴的綠里,橙黃、青紫、曙紅,掛滿了半壁書櫥,讓磨稿齋依舊插著一個赤橙黃綠的春天。仿佛看見,滿頭銀發的高樺先生在這邊畫,高高的略微駝背的章仲鍔先生在那邊看,就像兩人曾在春天合影的那副照片。

 我始終覺得,一片綠葉,從來沒有離去,那不是留在樹梢的最后的一片綠葉,而是植在心里的永遠的一片綠葉。

相關新聞
真博娱乐城
中国足彩网 鸿海彩票 666彩票 彩神彩票 优游娱乐 众鑫娱乐 金牛线上娱乐 锦江线上娱乐 k1彩票 帝皇彩票 A8娱乐城 金沙彩票 盛达娱乐 高升娱乐 亿万先生娱乐
龙虎合怎么看规律 足球场草 超神冠军单双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可以玩三公的棋牌游戏 平肖一码 澳门二十一点技巧 好运来分分彩计划软件 老虎机退币器专卖 江苏十一选五稳赚技巧